客服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摸索前行 迎难而上

——记三线、五线窑炉池壁(第二层绑砖)二次更换的一些事儿


前言:当三线窑炉西边6#最后一块绑砖送上平台,“这是一次成功的实践,尽管绑砖最后有炸裂的情况,这次作业,充分证明我们有决心、有能力、有信心将换砖这样艰巨的任务拿下的,吸取这次经验下次做的更好……”老板先生如是说。

7月21号的早晨,在三线窑头老板先生亲自挂帅,朴总任副总指挥,由熊经理现场总调度,在早上八点半左右准时开展西边6#池壁砖第二层更换作业,现场气氛是亢奋的,毕竟这是自打我进入保窑以来还未有过的挑战,这场大战在还未开展前的大半个月,我保窑工段与熔化兄弟部门已是做足准备,主要的水管、水枪、水钩子等等、工具都挂在西边的应急墙上,其他劳保维修物品都排列在车里,早早的拖到了西边的现场,方案、预案领导们也准备了几份,就连演习熊经理也是亲自在夹道里监督了我们几回,方方面面的准备,才有了7月21号的“大考”。

是了,这是我们保窑工段的大考,也是一次三线浮法生产线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生产技术硬性指标任务!

从我入职窑炉维护工作至今十年的时间里,一直以来池壁绑砖作业是保障窑炉安全生产过程中的重要环节之一,高温与玻璃液对池壁砖的侵蚀和破坏是无法避免的,为了更好的延长窑炉使用寿命,防患避免人身和设备不必要的安全事故,早在2017年左右便开始了对三线窑炉问题池壁实施了绑砖作业,从开始绑砖第一层起,一直到如今最严重部位,西边6#小炉池壁已经绑砖第三层,但第三层绑砖犹如换汤不换药,层层绑砖会将池壁往夹道延伸75mm,为了安全起见以及避免托铁板件裸露在火焰气氛当中,此次刮骨疗毒般的换砖作业,终于算是彻底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21号的换砖任务过程中,尽管我们按照先前制定的方案作业,但仍然有些许不太理想的地方,即使顺序是正确的由下游往上游放,但在四根水钩子全部下到玻璃液里面,第一根水钩子由于操之过急,后续巩固捆绑作业没有做好,在半个小时之后,松动的水钩子被水压和反作用力顶了起来,造成水钩子与液面平行,液面之下没有切实“冻”好,这是极其低级的错误,但幸好巡检人员的提醒,我们算是暂且“挽回”颜面。

在之后的破碎作业中,一切看似简单而有条不紊,实际上当第三层池壁拿掉时,面对第二层问题池壁没有谁是不胆颤心惊的,它上部分100mm-130mm左右的空间部分已经侵蚀一空,唯独剩下不到270mm-300mm的残垣,正如前面所说,这足以让人胆颤心惊,可当第二层池壁在我们用风镐一块一块打碎剥落之后,我记得我当时头皮都发麻了,我在弱弱的问自己,要是我一不小心将风镐,或者是其他战友将风镐没有按稳,而导致的偏差打进了冻得碧绿的玻璃里,会不会突然就流出玻璃液了?

事实证明,当你面对着眼前剩下不到170mm-200mm的第一层池壁时,它上半部分整个就像是一块翡翠色的冰块,而冰块的那一边便是炙热的火焰与熔浆时,你不能犹豫,也不能逃跑,更不能做一个逃兵,就算是你刹那间头脑一热,真的没有按住风镐,给它来了个“一箭穿心”那你也必须在一秒钟之内,拿起高压水管把玻璃液给顶回去。

就像老板先生说的开场白,“既然大家吃的是这碗饭,干的是这种活,那就要做出你该做的,抗下你该抗的。”

是啊,面对碧绿中透着火红而炙热的玻璃,大家或许有过一刹那的颤抖,但没有一个人退缩,期间确实有一点漏玻璃液的迹象,但我们三人一组,一个人拿风镐捣,一个人拿水枪打水,另一个人在一旁用小撬杠扒拉碎渣,轮番几回就这样捣碎一块清理一块,然后绑上去一块,实际所花费的时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久,平均每块绑砖从拆除到换新不过半个小时左右。

难题其实都在破碎第一块问题绑砖与下水钩子上,也在于这是第一次经历,大家也没有什么经验,所以这些汇总在一起,也让我们出现一些差错,因为操作的失误,上游与下游邻近的非问题砖却是被打碎了边角,这是很值得反省的问题,我记得那天并没有洗刷“耻辱”,而是在临时增加了一次第三层绑砖的任务,领导们鉴于从早上八点半作业到傍晚六点半,大家都异常的辛苦和乏累,所以最上游的一块绑砖(注:本来应该是第四块)不是打碎第二层后换新上去的,而是直接在它前面贴了一块,他们只是在帮我们挽回一些面子,也是希望我们坚定信心,从此次更换绑砖的作业中吸取教训,总结经验。

然而,在密封池壁上部分间隙时,我们却又出现一些致命的错误,这些错误来源于不够细致,造成第一块与第二块二层绑砖在拔出水钩子时,出现炸裂的现象,原因是密封不够严实,拔水钩子过于急躁,操作的失误与二层绑砖作业经验的不足,没有提前想象温度失差,然第三块二层绑砖在领导们的指示下,我们先预留一点缝隙,将两根直水管,一根对内喷淋,一根对外部池壁面进行冷却,然后再拔出水钩子与内部的一根水管,最后再插紧间隙砖,密封严实后,缓慢关闭外面的直水管,第三块绑砖才得以保存。

这么多的失误与操作,是多么重要的经验啊,所以我们一边巩固,一边加强操作的正规方式,所以之后在五线的第二层绑砖更换过程中,确实是避免了这些“雷区”。

几天后,一早熊经理开着车载着柳工,还有我和战友刘伦富,驱车三十公里来到了五线的“战场”!

这是我们有幸参加第二次换砖作业,五线西边“前线”,我们与五线保窑同门师兄弟们简单的交流一番,放水钩子的顺序是不变的,为了防止出现三线第一根水钩子“飘起来”的不良操作,他们制定了一系列细致的办法,在下水钩子的过程中,当我们一同进入夹道,一个人开启水阀将水钩子深入玻璃液里同时压紧阀的后端部分,使其贴紧横梁,一人迅速往下拉水钩子用足够大的力量不让水钩子翻起来,另外一个人立刻绑紧后端部分使水钩子牢牢的固定死在横梁一端,这还没完!

当第四个人拿着铁丝缠在水钩子靠近池壁的部位时,再用力往下拉,切实固定缠绕在底梁横杆上,我们全部松手,那根水钩子一动不动,就跟它本来就在那里“生了根”一样。

这次做到真正的有条不紊,一根一根这么的下,一根一根的这么缠绕,一根一根的固定到位,一共下了六根水钩子,不急不慢不慌不忙,当我还在诧异时,我才发现其实我也参与在其中,这事不就是这么做吗?这不就是我们在三线换砖后,所巩固的经验和改良的地方吗?实践才能出真知。

其实下第一根水钩子也出现一点小小的插曲,由于第一根水钩子深入的时候过于挨近池壁边缘,所以下去之后,由于高温的作用,水蒸发形成气泡将玻璃液崩出池壁外,当时也没多想,想的是要是荡到人身上或者落到窑下面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在还未固定前,索性往窑内再推进了大概100mm左右,没想到还给我误打误撞到了,玻璃液出不来,再经过缓慢的冷却过程,玻璃液变得粘稠最后“冻成”浮冰一样,再没有往上涌了。

之后,便是一组一组进去,我与刘伦富先进去,进行第一块问题砖的破碎作业,这次一改“边位”砖的破碎顺序,由中间第三块开始破碎,这第一块砖还真是较大的考验,我还没开始打呢,那些自来水便是从缝隙里飙到我身上,我穿着棉袄棉裤也是烫的一哆嗦,连敲带打第一块砖我可算是打碎了一半,刘伦富紧接着换我出来,继续破碎另一半。

前后十来分钟,第一块打下来了,又换第二组进行破碎第四块问题绑砖,也是十来分钟第四块打下来了,紧接着第三组进去将第四块新砖换上去,这次避免后期密封时拔出水钩子而造成池壁砖炸裂现象,直接在砖后面铺垫一层石棉,并且做“戴帽”状挽回来盖住新砖上沿,再后来我和刘伦富进去了最后一趟,将第二块问题砖打下来,紧跟我们后面的第二组也不过多久将第一块绑砖也给捣了下来,随着最后一组进去贴了新砖,就这样绑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后来密封作业,便是验证实践与改良的最后一关。

我们谁也没有听到砰的声音,用眼睛去看也没有看到任何的裂痕,所以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完成作业,完成了“大考”!

后续:不经历一些事情,或许永远不知道一些既定意义上的结果,反过来讲,如果唯唯诺诺踌躇不前,那便是井中蛙,眼界总是跳脱不到更远的地方,总是被臆想与怯弱遮蔽眼眸,所以二次绑砖的两次全程走完,当自己一遍一遍的如放电影一般回忆带过,发现,原来有些事情就是要这么干,有些错误必须就得改,有些经过就要好好收起来,拿到温故的那天,方知新的美好。

(汉南保窑  张康)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企业邮局 | 长利视频 | 总经理信箱
版权所有:武汉长玻实业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鄂ICP备11014751号-1 技术支持:亿万互联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409号